华为正式出售荣耀:手机市场重洗,任正非战略退却

作者 | 马圆圆 编辑 | 康晓

出品|深网·腾讯新闻小满工作室

传闻已久的华为出售荣耀一事终于尘埃落定。

11月17日上午七点,多家企业在《深圳特区报》发布联合声明,深圳市智信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已与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签署了收购协议,完成对荣耀品牌相关业务资产的全面收购。出售后,华为不再持有新荣耀公司的任何股份。

声明称,此次收购既是荣耀相关产业链发起的一场自救和市场化投资,能最大化地保障消费者、渠道、供应商、合作伙伴及员工的利益;更是一次产业互补,全体股东将全力支持新荣耀,让新荣耀在资源、品牌、生产、渠道、服务等方面汲取各方优势,更高效地参与到市场竞争中。

声明称,所有权的变化不会影响荣耀发展的方向,荣耀高层及团队将保持稳定。投资新荣耀的经销商和代理商也承诺:未来只享有财务上的投资回报,在业务侧将遵循公平交易的市场化原则,与其他经销商、代理商享受同等机会。

上午八点,华为正式发布申明,回应出售荣耀一事。华为表示,“在产业技术要素不可持续获得、消费者业务受到巨大压力的艰难时刻,为让荣耀渠道和供应商能够得以延续,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决定整体出售荣耀业务资产,收购方为深圳市智信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对于交割后的荣耀,华为不占有任何股份,也不参与经营管理与决策。”

华为还表示,“共有30余家荣耀代理商、经销商联合发起了本次收购,这也是荣耀相关产业链发起的一场自救行为。”

不过截至目前,包括交易金额在内的具体收购协议仍未公布。

“出售荣耀目的是稳定渠道和用户”

华为出售荣耀是芯片断供危机下迫不得已的选择。今年9月15日,针对华为的禁令生效,尽管华为此前囤积了大量的芯片和相关零部件,但仍然无法满足华为和荣耀两个品牌的生产需求。

在此背景下,库存麒麟芯片只能优先供应给华为Mate和P系列手机的生产。从9月份开始,荣耀就没有发布任何新款手机,PC、平板、耳机等产品的发布频率也明显降低。

华为出售荣耀的传闻始于今年10月,天风国际分析师郭明錤在一份研报中分析,华为应对美国禁令的潜在对策,有可能出售荣耀手机业务。

郭明錤认为华为出售荣耀有这三点好处:如果荣耀从华为独立出来,在采购零组件上将不受美国的华为禁令限制,这将有助于荣耀手机业务与供应商发展;在华为体系下,荣耀目前仅被定位于中低端机型,若独立,则可发展高端机型;对荣耀品牌、供应商和中国电子业是多赢局面。

此后,路透社接连发布消息称,“神州数码、TCL和小米都曾参与荣耀的竞购”;“荣耀出售价格为150亿美元,即1000亿人民币”。

值得思考的是,如此绝密的消息为何会提前泄露?一位消息人士对《深网》表示,“这么绝密的消息之所以被外界知道,说明这件事遇到了阻力,荣耀从华为独立后的前景还是未知数,有人故意把消息透露出来,目的是要促成这件事。”

从交易双方公布的申明来看,参与收购方包括华为重要的渠道商。根据收购方发布的联合申明,深圳市智信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由深圳市智慧城市科技发展集团与30余家荣耀代理商、经销商共同投资设立,包括天音通信有限公司、苏宁易购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松联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顺电实业有限公司、山东怡华通信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冀顺通投资有限公司、河南象之音健康科技有限公司、福建瑞联优信科技有限公司、内蒙古英孚特通讯技术有限公司、哈尔滨金潭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等。

企查查的信息显示,深圳市智信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成立于2020年9月27日,其股东包括两家机构:深圳市智慧城市科技发展集团持股98.6%,深圳国资协同发展私募基金合伙企业持股1.4%。

“华为现在不缺钱,出售荣耀主要目的是稳定渠道、用户与员工。这些渠道商和华为长期合作,有很强的信任关系。”一位资深业内人士向《深网》表示。

交易价格取决于具体收购协议

自从荣耀将被出售的传闻流出,外界对于荣耀价值的讨论就一直不断。有人认为是1000亿,有人认为是2000亿。

交易价格取决于标的物本身和相应的附加条款,在具体收购协议公布之前,显然很难确切评估荣耀的价值。一方面,申明中“荣耀品牌相关业务资产”包含的具体标的物尚未明确;另一方面,荣耀与华为共享资源和技术,在成本核算上与独立运营的公司截然不同,如何切割是关键。

荣耀的研发和供应链此前依靠华为体系。荣耀总裁赵明接受《深网》采访时曾将华为和荣耀的关系比作大众和奥迪,“华为和荣耀在品牌和销售渠道上都彻底分开,但在研发方面会共享一些基础性的技术。”

“原来荣耀不完整,只是华为消费者业务下的一部分。华为划入多少研发、技术人员是关键。另外,两家之间业务切分也很重要,如手环、大屏、平板等还是两家一起做,还是全部划给新荣耀。”上述业内人士向《深网》表示。

2011年,荣耀作为华为旗下的产品推出,2013年12月,成为独立的互联网手机品牌,主打性价比和年轻市场。

除了手机之外,荣耀品牌还包括PC、平板、智能电视和手表等产品线。由于市场定位和产品体系都极其类似,荣耀也被公认为是华为对标小米的品牌。

今年4月荣耀从华为体系脱离,成为独立的实体公司。市场调研机构Canalys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二季度,华为共销售了5580万部智能手机,其中荣耀系列的销售量为1460万部,占其总销量的26%。

“荣耀估值应该是参照小米,用营收和净利润的评估方法,取一个中间值。”上述业内人士向《深网》表示。

从营收来看,2019年小米智能手机部分的收入1221亿元,在总营收中占比59.3%。如果从营收来看,在小米5000亿的总市值中,手机部分对应的市值大概是3000亿。

而据公开数据,荣耀2019年营收为900亿元(绝大部分为手机业务营收),简单对照小米,荣耀对应的估值应该是2000亿左右。

从净利润来看,据公开数据,荣耀2019年的利润为60亿元,外界按照消费电子品牌平均16倍的PE值计算,认为荣耀对应的估值约为1000亿人民币。

手机市场重洗,华为战略退却

成立七年,荣耀从一个单纯的互联网手机品牌,发展成中国最具影响力的综合消费电子品牌之一。围绕荣耀出售一事的任何进展,也牵动着全行业的神经,而最终的出售对相关参与方和行业都将产生深远影响。

对于华为来说,外界的普遍看法是,出售荣耀所获得大量现金让华为有更多资金投入技术和研发领域,度过未来几年可以预见的沉寂期。当然,与此同时也意味着华为失去了消费者业务双品牌的联动,失去了荣耀业务带来的利润。

独立后的荣耀而言,则面临新的挑战。

荣耀独立后,需要重建供应链体系,包括芯片问题。新荣耀与华为无关,急需获得不同的芯片、操作系统。

除此之外,“成为不再依赖华为的独立品牌,荣耀能否快速完成团队建设,弥补短板,保持中国市场TOP6的地位(目前的TOP6为华为、VIVO、OPPO、小米、荣耀、苹果);是否进军高端手机市场,或何时进入高端,会不会和华为品牌的终端形成竞争关系,会不会发展成为另一个新华三(原来华为的数据通信业务部门,出售给3com后逐渐成为华为在该领域的竞争对手,现在被紫光收购);在AIoT领域,新荣耀和华为之间会不会形成竞争关系等等。”分析师付亮认为,都是新荣耀需要面对的。

而对于陷入寡头竞争格局的中国手机行业来说,脱离华为的荣耀如果能够解决供应链问题,将成为小米、OPPO、VIVO的直接竞争对手,很大程度上,这也是中国手机市场的一次重新洗牌。

华为历史上一直有通过出售非核心业务渡过难关的策略。2019年4月,面对愈发复杂的国际形势,华为创始人任正非表示“不懂战略退却的人,就不会战略进攻。”他说华为要坚持“有所为为所不为”的理念,不能在世界战略领先的产品,就应该战略性退出。两个月后,华为将持有的华为海洋51%股权出售给了江苏亨通光电。

更早之前的新世纪初,全球IT泡沫破裂,通信设备业需求低迷,任正非写下著名文章《华为的冬天》,2001年,忍痛将华为电器以7.5亿美元的价格卖给艾默生。两年后,面对与思科的知识产权纠纷,又将数据通信业务部门出售给3com,回笼了10亿美元的资金。

出售荣耀被外界视为华为近年来的重大战略收缩。在外部压力下,华为更加聚焦起家的B端业务,同时加大云和软件投入,打造物联网生态。有观点认为,出售荣耀有助于改善华为和国内手机厂商的关系,而这将有助于华为物联网生态的建设。

感谢您的阅读,欢迎在文后留言并点击“在看”,留言点赞第一名且60以上,获得一个月腾讯视频会员哦~(截止时间:下周一下午18:00)

本文版权归“腾讯新闻”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后留言,经允许后方可转载,并在文首注明来源、作者及编辑,文末附上深网二维码。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原创文章,作者:PC4f5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cdd.net.cn/91.html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