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因美活着容易、做强难:外部竞争加剧 主营业务亏损持续

恒天然要走了,信达来了。

从曾经的“国产婴童奶粉王”,到如今高喊“先活着,再图强”,贝因美到底做错了什么?

这几年,贝因美一直在生死线上挣扎,艰难活下来了。但想再次做强,谈何容易。

股东大变换

恒天然显然已经等不到贝因美再次做强的那一天了。

从2019年第三季度起,贝因美(002570.SZ)第二大股东恒天然,几乎是不计成本,马不停蹄地减持,在短短1年多时间内,就将持有的贝因美股票从18.8%降至5%以下。

作为全球乳业巨头,恒天然与贝因美曾有过一段如胶似漆的蜜月期。

贝因美看重恒天然在全球乳业的资源,恒天然则觊觎庞大的中国市场,试图通过战略投资贝因美,在中国婴童乳粉市场创造更大的商机。

2015年初,恒天然向贝因美全体股东发出要约收购。18元/股,满满的诚意,加之第一大股东贝因美集团的鼎力支持,恒天然在要约收购期内,耗资34.64亿元,拿下贝因美1.92亿股,成功跻身第二大股东。

彼时的贝因美,在中国婴童乳粉市场如日中天。

然而,两强牵手并未产生应有的催化反应,贝因美倒是从此走上下滑通道,一发不可收拾。

看着数十亿元投资打水漂,恒天然再也坐不住了,选择大逃离。斑马消费初步统计,在对贝因美的投资上,恒天然的亏损至少在6成以上。

在恒天然密集减持的当口,控股股东贝因美集团亦见缝插针减持套现过亿元,以解决自身的资金难题。

有人走,就有人来。

1月5日,公司公告,贝因美集团与信达华建签署协议,转让5500万股股票,信达华建将持有上市公司5.38%股份,成为第二大股东。贝因美集团持股比例将从29.13%降至20.75%,仍为控股股东。本次股权转让单价为5.49元/股,较合约签署前一个交易日收盘价打九折,合计对价3.02亿元。

启信宝显示,信达华建为中国四大不良资产管理公司之一信达资产旗下公司。本次,信达华建入股贝因美意欲何为,外界不得而知。

2018年,长城资产旗下长城(德阳)长弘投资基金曾受让贝因美集团股份所持贝因美股权,成为持股5.09%的第三大股东,此后一直未有任何动作。

艰难活着

贝因美的每年生日,公司创始人谢宏都会亲自提笔,书写一封公开信。往年,这封信大多是谈问题、提要求、设目标、鼓干劲。

2020年11月,公司28周岁之际,谢宏的这封公开信,饱含深情,既不回避公司存在的问题,直面外界的质疑,同时,平静地讲述自己理想的中的贝因美。

谢宏是一个典型的儒商,出生于教师家庭,15岁考上大学,毕业后留校任教。求学期间,他就对婴幼儿养教产生了浓厚兴趣,凭借自己的专业特长,利用业余时间,研发出了符合中国婴幼儿生理特质的速食营养米粉。于是,他1992年辞去教职下海创业,创办了贝因美。

从营养米粉起步,顺势切入市场需求更大的婴童乳粉市场,贝因美站上了一个行业发展的风口。

更难得的是,贝因美成功躲过了2008年国产乳粉的黑天鹅,带着与生俱来的“国际范”,驶入发展的快车道,并于2011年成功登陆深交所。

或许是植根内心的教师理想使然,在把贝因美送上资本市场仅3个月后,谢宏就辞去公司所有职务,将日常经营全部交给职业经理人团队打理。他本人顶着贝因美首席科学家的头衔,一头扎进自己热爱的亲子教育领域。

谢宏离开的日子,贝因美带着惯性持续向上,并在2013年创造了61.2亿元营收和7.21亿元归母净利润,达到自身业绩巅峰。之后,一路下滑。

2016年以来,公司已连续扣非净利润亏损,更是在2018年首次披星戴帽。

公司连续亏损的原因,有外部竞争的加剧、有渠道的变革、有行业政策的变化、也有各项成本的上升……

总而言之,在市场上,贝因美卖不动了。

斑马消费梳理发现,从2013年-2019年,贝因美年销售奶粉量,从5.47万吨直线下降至1.96万吨;同期,米粉销量从2787.61吨,降至789.87吨。

2018年,谢宏回归贝因美,再度掌舵这家风雨飘摇的大船。这几年,他带领公司始终在做一件事——“活着做强”。

何时能强?

作为中国曾经最强的婴童乳粉公司,在谢宏的带领下,短期内活着肯定没问题,最不济,还可以卖卖资产保命。

谷底反弹,又何谈容易。

如今,贝因美面临的中国乳业市场早已不同于十年前,国际品牌强势依旧,本土乳业巨头携资源和资金优势不断加码,中小品牌的市场已被不断挤压。

贝因美到底要怎么做?

谢宏希望公司选择“做自己”。除了传统的奶粉、米粉之外,品牌还涉足平台、纸尿裤,2020年甚至开始做起了口罩。外界的确看不懂这家公司,而谢宏认为,这恰恰说明“我们不一般”。

2019年9月,贝因美调整经营范围,增加日用品销售等业务,并将公司名称从贝因美婴童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贝因美股份有限公司。

几年前,谢宏就专门撰文,希望外界不要把贝因美当成一个乳企,他认为亲子消费领域才是贝因美的蓝海,要走属于自己的“母婴生态圈路线”。更好地发挥公司在婴童行业多年耕耘所积累的优势,应对人口出生数下降、母乳喂养增加、竞争更趋激烈的外部经营环境,公司将不再局限于婴童食品,而将围绕婴童所需进行多元化发展,通过满足母婴家庭更多的消费需求,提高单个客户的营收贡献,不断开拓业务发展空间。

奶粉,始终是贝因美的基石。

2020年8月以来,贝因美一直在推进一项12亿元的定增案,拟将所募资金投入到年产2 万吨配方奶粉、新零售终端赋能等项目中。意在通过对婴配羊奶粉、有机奶粉的投入,填补产品空白,向超高端乳粉进军。

为此,贝因美力邀原三元奶粉事业部总经理吴松航加盟,任职贝因美(天津)科技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

谢宏重掌贝因美3年后,公司逐渐止住了巨亏的趋势,但整体仍未完全扭转。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营业收入略有增长,主营业务亏损仍在持续。

从大到小、从荣到衰,贝因美跌跌撞撞、起起伏伏,也让谢宏对企业发展有了全新的认识:规模大不是最终目标,能力强才是企业是否优秀、能否长久走下去的标准。

原创文章,作者:PC4f5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cdd.net.cn/99.html

联系我们